基金经理面对面

光大保德信董文卓:布局细分固收产品线 创造稳健持续业绩回报

2018-11-21

2018年,光大保德信基金在固收投资方面有些新气象。

作为一家以权益见长的券商系基金公司,光大保德信基金在固收业务方面积极布局,夯实投研实力,广揽业内优秀人才。这其中不得不提去年5月份加入光大保德信基金,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的董文卓,前平安养老固收投资总监兼固定收益部总经理。

对于外界而言,这位固收投资总监因鲜有报道还不为大众所熟知。但在业内,因其投资业绩突出,受到行业内广泛认可。过去十多年,董文卓一直战斗在固收投资一线,曾在平安资产、平安养老保险工作十余载,分管养老公司固收资产投研工作。近期,记者终于在光大保德信位于外滩旁的办公楼见到了这位债券市场老将,他儒雅而谦逊,性格沉静,却对投资充满热情。

在光大保德信基金1年半的时间里,董文卓马不停蹄地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组建固收团队,广揽优秀人才;第二件事是充实研究体系,完善债券评估分析框架;第三件事是布局定位清晰的固收产品线。未来,董文卓希望能够通过清晰的细分产品定位,提高客户对光大保德信基金固收产品的辨识度,在业内做出特色和口碑,力求为客户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

从险资到公募  平安养老走出来的固收投资总监

  董文卓与固收投资的结缘须追溯到他在中山大学的研究生时期。本科学生物的他研究生转攻金融学的证券投资学方向。他最初关于债券知识的积累是来自于海归教师们带来的国外教材和学校内比较细化的债券知识课程。在学校期间,董文卓在招商基金固收部实习。彼时的招商基金是国内较早开始做货币和债券基金的公司。毕业那年证券投资学专业还未大热,找工作还是个难题,所幸董文卓凭借着实习期的优秀表现被留了下来,在招商基金从事债券相关的宏观和信用研究。2007年董文卓来到上海加入平安资管,完成了从研究到投资的转身。在平安工作的十年期间,他从平安资管的投资经理助理开始,离职时已经是平安养老保险的固收投资总监兼固定收益部总经理。

“我这个人比较简单,选定了一个行业,兴趣使然,就会一直坚持做下去。这些年看到国内的固定收益市场从品类较少发展到如今品种丰富,并不断向前推进。我深感到虽然我们已经是一个庞大的固定收益市场,但在工具、固收品种层面仍有很多想象空间。这对于我们做固定收益投资的人来说,是个不断探索的过程,每天都有不少新的东西可以学。”董文卓说。

经历市场十余年的淬炼,董文卓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投资体系,即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但自上而下权重更大的投资理念。董文卓解释,固收投资首先要判断下阶段宏观经济的象限是什么,基于该象限的哪一类固收领域的子资产可能会受益,然后尽可能地提前布局,“自上而下类似于一个全天候的债券产品,包括转债的仓位、组合的久期、利率债和信用债的配比等,都需要提前配置,随后在上涨中思考下一阶段。”当然,他也会做一些自下而上的研究,比如对信用、转债个券的研究等。

在投资生涯中,董文卓有过几场印象比较深刻的“战役”,比如2008年下半年债券市场出现大的结构分化,长债利率下行严重,但是信用债和转债表现较差,他们在09年初自上而下做了配置上的调整,2009年捕捉到了转债的机会;还有2016年三季度经济有明显复苏增长的迹象,但十年期国债利率却到了2002年的低点,他判断在久期上不能恋战,在债券的配置上  做了对应的调整,从而在利率风险发生时保全收益,那年公司年金固收组合业绩排名前列。据了解,2016年董文卓还荣获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评选的“2016年度投资人物”奖。

但最让他刻骨难忘又格外难熬的时期却是2011年。

2011年新年伊始,伴随着2010年底以来的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政策出台,国内债券市场被政策紧缩氛围所笼罩。二季度通胀在高位停滞,经济紧缩负面效应在一些领域显现。但董文卓经过自上而下地分析之后判断虽然经济处于滞涨,但是预测四季度通胀在高位震荡后,除非商品价格再上一个台阶,不然通胀可能会快速回落。2011年7-8月,董文卓开始对市场保持乐观,甚至在组合上加长了持券的久期。但是三季度的债券市场不仅不涨,还受到了央行上调准备金的政策冲击,,市场情绪极度悲观,这些都使他承受了较大的客户压力。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再结合当时国内滞涨已开始往下走,董文卓还是认为四季度债券会有比较好的行情。

事后来看,董文卓所经历的那段时期恰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在经历了前三季度的熊市氛围后,2011年四季度基本面和货币政策转折快速,债券逐渐进入牛市,验证了其之前的判断,并为他管理的一些组合带来了正贡献。“这是我投资生涯中比较大的一个转折点。”董文卓回忆道,“随后公司将我调去平安养老管理企业年金固收业务,我也从一名投资经理,逐步转型到同时管投资组合和团队。”

                                                                                                                                                                                                                                         

以客户为导向  专注打造细分固收产品线

从公募到险资,如今再回公募,这二者间董文卓有些不同的感受。

在董文卓看来,险资和公募在投资方法和产品布局上可能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区别。除了公募投资需要更多地考虑流动性因素外,主要差异可能在客户端。“公募面对的客户更为全面,除了机构客户,还有普通老百姓,因此公募基金能够服务更多的客户,为社会、老百姓提供更多的理财服务。”这也是董文卓选择加盟光大保德信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么如何去提供更好的服务,董文卓认为首先要解决客户挑选固收类产品困难的痛点。而要想解决这一难题,产品的定位就必须清晰。

董文卓在谈到他的产品思路时表示,过去公募固收领域分为货币基金、纯债基、一级债基、二级债基等四类产品,比较笼统、定位不清晰。同时由于产品投资范围和仓位选择的空间比较大,导致不同基金经理之间操作差别大,业绩浮动和变化也较大。这种情况下客户挑选产品就比较困难。但是如果在产品设计上明确了久期、信用策略、转债仓位等,就能够提高产品的辨识度。老百姓、专业机构一看合同就知道产品是做什么的,不仅便于客户挑选也有利于光大保德信在一个细分市场上做精做深。

在这样的产品思路下,光大保德信今年布局投资实体产业类债券为主的超短债基金,并率先在基金合同里明确规定单券的剩余期限不超过270天,严格控制久期和信用风险,一方面真正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另一方面也争取让持有人享受到较稳健的投资回报。后续,公司还发行了光大晟利、与过往明星产品安和定位相同的二级债基安泽等。董文卓坦言,光大保德信的特色在于在每一类细分市场中布局一些定位较清晰的精品产品,它们的风险识别性和收益的可预测性相对于其他的固收产品更强一些。然后在这些细分领域精耕细作,通过几年的积累,力求打造出光大保德信的特色和口碑。

打造立体的固收研究体系  完善固收组织架构

除了产品线的完善,董文卓还做了不少其他工作,包括完善债券分析评估框架、引进业内优秀的投研人才和搭建固收组织架构等,这些都使得券商系出身的光大保德信在固收产品繁多的今天,得以突出重围,规模也不断增长。

   

目前,光大保德信固收建立了包括宏观、自上而下债券策略、信用研究、可转债及衍生品研究等全方位的研究体系。在信用研究层面构建了严格的信用类债券内部分级管理体系,并通过完善的信用分析框架,从行业层面到个券层面进行全面评估,最终形成对信用类债券的投资。

“在今年泥沙俱下的信用环境中,我们要想在防范风险的同时获取收益,信用类债券分级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董文卓表示,“我们会从信用库的管理出发,把我们基础信用库根据各个产品的风险特征进一步的细化,使得不同风格的债券产品对应不同的信用风格库,比如高等级库、高收益库等。

除了不断地完善研究分析框架,董文卓还着力打造光大保德信的固收团队。目前固收团队共有19人,包括投资6人、研究7人、交易员7人,组织架构清晰。其中研究团队有一名研究主管兼做信用研究,5名信用行业研究员,还有1名专职的宏观和债券策略研究员。基金经理则分组进行管理,一组专门做短端产品,这类产品流动性管理工作较多,主要包括货基、理财基金、短债基金等;另一组主要做一些中长期债基、二级债、转债基金等,产品定位在固收领域偏中高风险;此外团队还有专门的专户组,与公募相隔离。据了解,团队投资人员平均从业年限在10年以上。而交易团队也主要按照交易品种划分职能,交易员平均年限也在5年以上。

债市行情有望持续

纵观当前的宏观局势,董文卓认为,“整体上看,未来宏观经济可能面临下行压力。通胀方面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尚在可控的范围,不至于影响央行货币政策,所以整体货币环境可能合理充裕。”因此,董文卓分析,目前的宏观象限决定了我们对债券大势仍较为乐观。“虽然风险资产可能会有一些波动,但大环境还没有到做出改变的时候,债市行情有望持续。”

董文卓还称,现阶段主要看好高等级的信用债和利率债,同时受政策密集支持,优质的民营企业也存在价值修复机会。但对于一些中低评级的信用债,还要去甄别,防范风险,尚未到系统性挖掘机会的阶段。

最后,董文卓也提醒,现阶段市场还要关注两点风险,一是通胀,二是贸易战。一方面要观察明年通胀预期是否会变成现实;另一方面还要看贸易战的演变是缓和还是加剧,缓和的话经济政策上面临的压力小一些,到时候债市可能面临调整。